红塔长安网 - 云南长安网 玉溪红塔频道
您当前位置: 红塔长安网 >> 政法园地 >> 政法风采
相 遇
2018-11-08 14:48:02

 



夜里十一点半,领导安排我驾车到卡点接民警老胡下班。开车出城,车窗缝里窜进的风很冷,我赶紧关好所有的窗。

车驶到卡点,看到老胡正在和来接班的民警老何交接手续:交枪、验枪、签名……。交接完工作后,老胡让我再等等,等另一个派出所开车回去换班的人来了再走,大家都明白这是警车不足弄的。正好这段时间路上空空荡荡没车过往,不用检查来往车辆人员,大家闲聊起来。老胡拍着腰咧着嘴,脸上带着下班的愉悦说:“我的腰终于可以休息啦,痛死我了,这腰椎病只要站长了或坐长了就疼,不服老不行啦!”老何笑着道:“不要和我比病多,我三十八年工龄,你几年?”“我二十九年,肯定没你的工龄长,不敢和你比!”老胡笑着回答。两人轻松地聊着,像久别重缝的战友,也像出门碰到的邻居,言语间透着熟悉,却更透着时光如梭、岁月不再的惺惺相惜。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,他们曾是老刑侦队的兄弟,现在虽然同在一个公安局,但工作没交叉,平时相遇却也很难。

正聊着,一辆警车来到,一个年轻民警带着两个协警从车上下来。老胡一看来人,笑道:上阵父子兵,打虎亲兄弟,你儿子来了。老何转头看了一眼没作声,低头认真整理装备,年轻民警走上来叫了一声:“爸!”然后用力紧紧抱了老何的肩膀一下又很快松开,随即开始整理装备、安排岗位,迅速进入工作状态。人到齐了,我们离开。

回来的路上,我和老胡都没开窗,从寒冷的野外进入车里,我们感到一丝温暖,似乎那些玻璃,可以将窗外的黑夜和寒冷隔离,可以把喧嚣和疲劳挡住,可以快速地把我们带回家里,哪怕家人正在酣睡,看一眼也好,或者心里会少一点对家人的亏欠。

警车在路上平稳地行驶着,路灯很亮,车很少,夜很黑,万籁俱静。可我的心却在翻腾,脑海中全是老何父子在卡点相遇的画面,我不知道他们父子有多长时间没有见面了,但就在那个卡点,黑夜裹挟着寒风,它亮着光,如同夜海中的灯塔,照亮路人归家的方向,也让这对父子在此相遇并短促一拥,这一拥是喜悦、是思念、是鼓舞、是欠意、是关爱,也是肩上的责任。那短促一拥,让我想起我的家人,心中永远感到亏欠,人却总在路上,聚少离多,不敢轻易许下承诺,怕的是失望。或许,少一些许诺的希望,会少一些等待后的失望。

我不能忘却同为警察的老何父子在卡点相遇的画面,这对父子持枪整装在那里相遇,头顶苍穹脚踏坚实的大地,这一刻,这一夜,他们是父子,是战友,是兄弟,更是久别的相聚;这一夜,这对父子头顶警徽手握钢枪一起值守战斗,把后背完全交给对方,完全地信赖与托付;这一夜,老何是否会想起小何在襁褓中咿呀学语成长的经历,小何是否会注意到父亲曾经伟岸的身躯今夜却白发离离?同样,我也经常为自己和战友的辛劳和付出而感动,警察这个职业承载了很多的责任和期望,它有强烈的使命感,它让人乐于付出并趋向高大,它让人坚强并发出光亮。无论是喧闹的白天还是寂静的黑夜,无论是拥挤的城市还是平静的山村,无论和陌生人还是熟人相遇,无论春夏秋冬四季轮回,和警察的相遇都承诺并守护平安,它是一个庄严的承诺,承诺对大众的平安,是光荣与梦想,也是沉甸甸的重任。

人生有太多的不期而遇,大多是陌生人,彼此成为对方眼里的风景又会很快忘记,而和警察的相遇,看到的是铮铮铁骨。其实,他们休息回家脱下警服时,把柔软露出,和家人邻居或好友细叨柴米油盐,唠家长里短,享受阳光滑过屋檐穿越大树的枝叶落入杯中,最后落在脸上。那一刻,他们是沙漠中的一粒尘埃,平凡得再也不见。(高正权)

编辑:胡晓

Copyright 2013-2016 版权所有:中共红塔区区委政法委员会 红塔区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
制作单位:玉溪网 
滇ICP备100004706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