玉溪长安网 - 云南长安网 玉溪频道
玉溪长安网 - 云南长安网 玉溪频道
您当前位置: 政法园地 >> 政法文苑
方警官搬家
2018-10-15 14:36:23

方警官站在即将搬出的小套房门口,若有所思的样子,这样的发呆,对于经常加班的他是一种奢侈的福利。

方警官从警三十年了,孩子刚刚考上大学,两口子算是舒了口气,生活节奏不太快的三线城市里觉得非常惬意,于是就把小套房卖了,买了一套100多平方米的房子。

方警官的老婆系着围裙,忙着收拾整理就要搬走的家当,头发被尘灰均匀地附裹了,脸上也免不了“雁过留声,汗过留痕”,这娴淑的警嫂习惯边做家务边嘴里低声哼唱着,乐观的一派。

“老方,我和孩子的东西都收拾得差不多了,你也收拾一下你的,待会儿搬家公司的人可没义务帮你收拾,只负责帮你抬,哈哈!”模范警嫂很不严肃的发了一道“指令”。

方警官缓步走进卧室,先环视一圈,“职业性”地在脑子里捋一捋收拾的重点、取舍、步骤。他首先把常用的对讲机、执法记录仪、单警装备、充电器等等收到一个背包里,然后把包提到客厅的墙边放下,顿然又神经质般地把对讲机和执法记录仪拿出来,开机确定电源满格后放回去(此处省略一万字,这是一线民警的常规操作)。接着,他把目光扫向床边的两个皮鞋盒,这盒子是他用来装一些小物件的,他打开第一个盒子,里面是肩章、金属领花、领带夹、警徽等等警用小配件。此时,盒子里一个由红、黄、蓝三种颜色组成的老式警徽显得特别醒目,老方用手刨开拿出这枚有“质感”和“重量”的警徽,目不转睛注视着中间国徽的红色部分,眼眶渐渐湿润和模糊起来,那红色变成了一滩血……

那是26年前的一天,小李和小方一起出警去抓捕一个犯罪嫌疑人,小李被疑犯用匕首刺中胸部不幸牺牲……

小方和小李是一起进警队的,工作后一起住在集体宿舍,在那各自都没有结婚的日子里,他们上班一起披星戴月、出生入死,下班一起“挥霍”微薄的工资,绽放着青春的花,尽情泼洒阳光下的炫彩,感觉快乐无时不在,无处不在。

可是,小李没能一直和自己并肩作战到现在,也没有等到大房子……想着想着,老方的思绪忽远忽近,那怀念的小李却若即若离。

他继续收拾着屋子,挪开的箱子底下已是一层厚厚的霉灰,拖动箱子留下的一道道划痕,俨然就是老方脸上和额头上的皱纹。他下意识点了一支烟,纸烟燃烧的速度好像是在催促着岁月的流淌,那烟雾的升腾、纠结、飘散,正在点点滴滴、丝丝缕缕地述说着不一样的故事。

房间里的物品在默默看着它们的主人,各种法律书籍、执法规范手册、笔记本等等被统一收到了一个大纸箱里,老方把目光投到一个旧皮箱上,那些平时如数家珍的奖状、证书、协议、重要单据等等一直放在里面,锁扣已经锈迹斑斑,里面还有几支舍不得丢弃的旧钢笔,一支已经找不到笔套,一副孤独凄怜的样子,其中有一支舍不得用的新钢笔可是射击比赛的奖品,现在办公都很少有人用钢笔了。这个箱子他总是叮嘱家人不要用手去拎,得用双手抬平移动,不然会把里面的东西搞乱了。

经过收拾整理,各种新老制服、领带、制式皮鞋已经各就各位,重复弯腰和下蹲,使老方曾经因功负伤的大腿已隐隐作痛,他攥紧拳头捶了两下,对着自己的大腿嘀咕:“不争气的家伙!”

拉开床头柜底层的抽屉,里面是一本相册,他只翻开了第一页,相片上是几个穿绿色警服的愣头小伙,看到自己帽子有点歪斜,制服也宽松到不协调的样子,老方微微一笑,他用手抹了抹照片,哦,不是灰,是照片太老旧了,老方想起了前久播放的电影《芳华》。在另外一个抽屉里,是七零八碎的几枚子弹壳和一些老硬币,还有一串废弃的钥匙,这钥匙已经找不到它的锁,也找不到属于它的门!三十年风风雨雨,物是人非,很多事很多人都在变,看来只有那闪亮的警徽一样光茫四射。

天若有情天亦老,人间正道是沧桑。老方走出不再属于自己的房子,回头看了一眼,似乎是看了一眼人生来时的路和入警时的初心!

(作者:云南省玉溪市公安局巡特警支队民警 乔歆喆)

Copyright 2013-2016 版权所有:中共玉溪市委政法委员会 玉溪市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委员会
制作单位:玉溪网 
滇ICP备100004706号